首頁  >   新聞中心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愛普生宣布撤離
發布時間:2019.03.07
3月份一則“愛普生撤離深圳”的公告 ,業內有不同的爭議和看法,有一種聲音就指出,企業進出城市是遵循了市場的規律,而縱觀深圳近年以來進入和撤離的企業,招商引資新來到深圳的外企亦不在少數,而且外企的到來往往也帶來了整個產業鏈的重新洗牌。


愛普生中國給出了官方回應,事實上此次將要關閉的是精工愛普生集團在深圳設立的手表制造公司-愛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據愛普生中國聲明,該工廠計劃于2021年3月底停產,該工廠的停產關閉,對精工愛普生集團目前在華運營的其它制造及銷售業務無任何影響。

深圳產業鏈未來究竟要怎么變?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1985年1月,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為日本精工愛普生集團在深圳投資成立的一家外商獨資企業,系占地面積6.4萬平方米,廠房面積91700平方米的大型制造企業。根據年報顯示,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2008年到2011年年度營業額均超過10億美元。

而在今年3月14日,愛普生則發布公告稱——“愛普生(深圳)有限公司是精工愛普生集團在深圳設立(深圳)造公司,計劃于2021年3月底停產。該工廠的停產關閉,對精工愛普生集團目前在華運營的其他制造及銷售業務無任何影響?!?br>
愛普生的撤離,讓人聯想到之前。三星、奧林巴斯等企業的相繼撤離。


三星:去年年初,三星關掉了位于南山的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并制定了員工遣散的賠償方案。


奧林巴斯:去年年底,在停產7個月后,奧林巴斯做出了將深圳工廠出售的決定,將生產集中到越南同奈省的工廠,以提高生產效率和盈利能力,并加強數碼相機業務在國際上的競爭力。


霍尼韋爾:2017年霍尼韋爾宣布關閉其子公司——霍尼韋爾安防(中國)公司在中國深圳福永的工廠;


飛利浦照明:2016年飛利浦照明全資子公司——飛利浦燈飾制造(深圳)有限公司5月31日正式停止運營,不再進行任何生產。


而此次愛普生的撤離,讓“外商撤離潮”等關鍵詞又聯系到了一起。并且有聲音指出,電子通信類外企出走深圳比例持續加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撤離”就有“進駐”。福特、空客等世界頂級企業紛紛來深。


深圳市商務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市設立外商投資企業14834個,同比增長119.54%,實際使用外資82.03億美,同比增長10.83%。


在這些進駐企業的名單中可以看到不少世界頂級企業的名字


去年底的“深圳市2018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宣布了33個重大項目集中簽約,包括美國福特汽車公司亞太智能出行創新中心、SHARK國際運營總部、美國即聯即用公司華南總部等,投資總額約736億人民幣。


前年底的“深圳市2017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36個重大項目集中簽約,包括英國ARM(中國)總部、美國WeWork公司深圳創新中心、敦豪(DHL)華南區營運中心、加拿大Steve Mann教授團隊可穿戴技術研究院、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深圳研究與創新中心等等。


在深圳市商務局官網投資深圳的成功案例中,還囊括了賽仕軟件、蘋果、空中客車(中國)、英特爾、高通、思愛普、微軟等一系列世界頂級企業的名字。


深圳市商務局則在發布“2018年深圳新設外企數量同比翻番”時總結指出:“利用外資呈現出指標排名靠前、制造業增長明顯、現代服務業為主等突出特點?!?br>

一方面,這些頂級外企因為深圳開放的營商環境、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的新機遇而入駐深圳。


另一方面,這些招商引資來的外企,更多的都是實力雄厚的科技研發型企業,也給深圳的產業布局帶來了新局面。引進自主研發型外企 契合深圳產業布局


從產業布局上來說,深圳規劃了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分別是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綠色低碳、生物醫藥、數字經濟、新材料、海洋經濟,以及生命健康產業、海洋產業、航空航天產業、機器人產業、可穿戴設備產業、智能裝備產業。


而近幾年或引進或自主落戶的外企,往往和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相契合,有的甚至填補了深圳某些領域上的空白,舉例來說——


歐洲空客進駐深圳,在廣東省深圳市開設了創新中心,計劃與華為技術等在深圳設有基地的中國企業合作,開發通信線路和液晶屏幕等搭載于飛機上的新技術,這是對深圳缺少國家航空航天重大項目的填補。


“承包了地球上幾乎所有的芯片架構”的ARM(中國)落戶深圳,ARM(中國)中方占股51%,ARM中國總裁吳雄昂則表示“深圳已成為ARM中國總部”。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被業界解讀為“中國自主芯片的春天來了”,也契合深圳大力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布局。


除此以外,還有——美國福特汽車在深簽約項目,主導的是智能出行、車聯網,與數字經濟領域相關聯;美國吸塵器第一品牌SHARK,則擁有全球頂級的研發團隊,指向高新技術;美國即聯即用公司是全球成立最早、規模最大的科技創新加速器,累計投資、加速包括Google、Paypal、Dropbox、Logitech等6000家企業,可以說每一個引進來的外企都是實力雄厚,在所屬領域被稱作巨頭,更重要的是,都有自主研發的強大實力。


企業進駐離場符合市場規律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曾在“深圳市2018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指出,希望引進來的企業“為深圳經濟創造新的持續增長點”。而經濟數據的變化,則又是深圳產業格局發生變化的佐證之一。


從數據來看——去年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分別為6564.83億和6131.20億,分別增長12.0%和13.3%,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分別提升至72.1%和67.3%。


增速較快的行業有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增長14.0%,專用設備制造業增長10.0%,汽車制造業增長12.4%,醫藥制造業增長25.0%。


從另一角度來看,外企的離場與進駐,也恰好印證了經濟學的發展規律,揭示著深圳經濟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


這些年隨著土地、工資等成本的上升,不光是深圳,珠三角一些外企都有出走到東南亞國家,尋找便宜的土地和人工。對于深圳來說,是否可惜?深圳曾面臨三次制造業出走的可能危機


1995年上半年,“三來一補”型臺資、港資出逃;


2003年左右,低端制造業外遷,僅有總部或研發中心保留;


2011到2012年,制造業成本高帶來的外資陸續撤離


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教授、博士生導師、深圳市原副市長唐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指出,這三次的制造業撤離,并沒有使深圳崩潰,反而使深圳從跟跑、并跑,跨躍到領跑。


換句話說,部分制造類外企撤出,反而成了深圳倒逼轉型的契機。但是,機遇的同時也是挑戰,深圳在過去面對危機時,一是有賴于市場之手做自主調控,二是持續優化營商環境,使得市場進入新一輪的騰飛。這又釋放了怎樣的信號呢?


持續加快優勢傳統產業升級,再回過頭來看愛普生的離場,不僅和深圳發展有關聯,也和鐘表產業自身的發展瓶頸相關。隨著手機與智能手表的興起,傳統鐘表行業的滑坡,已經是業內的共識。


中國鐘表協會發布2018年度工作總結時表示,美國福特汽車公司亞太智能出行創新中心、SHARK國際運營總部、美國即聯即用公司華南總部等,投資總額約736億人民幣。


即使在這樣的局面下,深圳依然占據著中國鐘表行業的領先地位。中國鐘表“十強企業”里深圳占7個,截至2018年6月,深圳共有近千家鐘表企業,年產值650億,出口值、出口量均占全國50%以上,全球九成左右的智能手表產自深圳。


在這種情況下,深圳市委市政府釋放出來的信號不僅僅是要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對于鐘表這種優勢傳統產業也要加快轉型升級。3月19日,王偉中到市鐘表行業協會基地調研,強調加快推進優勢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并指出要強化技術研發,推進產學研深度融合,加快攻克鐘表制造關鍵核心技術,著力解決鐘表產業“缺芯少核”問題。


一手抓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另一手抓傳統優勢企業。深圳如何在契合市場規律的情況下,打出一手漂亮的牌來。還有待時間來檢驗。
地 址:浙江紹興上虞杭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經十五路  印染助劑業務部:0575-82041018   防護涂料業務部:0575-82517660
浙江寶時美化工有限公司© 2019-  版權所有  浙ICP備17002781號-1   郵箱登陸   技術支持:天盛網絡
亚洲av日韩av欧美在线观看_偷国内自拍视频在线观看_无码av手机免费不卡在线观看